{H2OVanoss}reality&virtual reality 08.

RPS.OOC.大學AU


CP:Vanoss(Evan)/Jonathan(H2O Delirious)




Jonathan沒有想過Evan會跟他告白,從來沒有。

 

但是當它發生時,Jonathan並沒有預期中那樣開心,更多的是錯愕與驚訝。在那天之後,他甚至沒辦法跟Evan打聲招呼,因為他必須在看到Evan的同時努力讓自己維持呼吸。事實上,距離告白日才過一天,Jonathan認為自己這天沒有翹課,躲在家裡、把被子蓋在頭上,當隻頭埋在枕頭的鴕鳥。反而還勇敢地面對Evan,這已經是他最好的表現了。

 

可光是這天他就覺得頭痛,Jonathan很努力地避免和Evan見面,但是很顯然這是不可能的。結果,他們的每個朋友都看出他們的異樣,只是沒提起。所以晚上當他手機響起,而來電顯示人是Lui時,他絲毫感覺不到訝異。Jonathan猶豫著是否該接起電話,他該如何跟最好的朋友說?他不知道,但他還是滑過銀幕上的綠色接通鍵。

 

「嘿!Jonathan。是我。」

「是,我當然知道是你,有什麼事嗎?」Jonathan保持輕鬆語調問道,感覺手心有些潮濕。

「呃......兄弟,我不想多說......不過你和Evan?到底發生甚麼事?」

「沒有阿。」

「拜託,沒有人會感覺不到他對你的視線。」

「只是......我們很好,我會把這個處理好。真的。」

「......好吧。」電話另一頭傳來悶悶的聲音,Jonathan幾乎可以想到Lui兩條眉毛擰在一起的樣子。Lui之後確實沒有再多問,只在電話裡跟他聊有關這幾天他和Nogla發生的趣事。

 

____

然後就是現在,他懊悔地趴在電腦桌前,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搞定這一切。這已經是距離和Lui通電話後一個禮拜,他們的關係並沒有因為時間而變好,反而更加......冷淡。Evan開始與他避不見面,就算是見到面也只是打聲招呼,接著各做各的事,宛如陌生人那般。

 

不,甚至比那更

 

然而今天又是他們聚會的日子,就在Tyler他家。Jonathan找藉口躲避這次的聚會,於是他對他的朋友們說謊:「我今天不舒服,想休息。」其實,那不全然只是謊言,他是真的有一點小咳嗽。不過他真的沒有想到,Evan會為了這件事來找他。

 

當Jonathan打開門,感覺就像是被雷打到,整個人僵在原地。對方尷尬的笑了笑:「嗨?」

「呃......嗨?」

「嘿.....聽說你生病了?我帶了一些感冒藥,以防萬一──還有熱可可。」Evan拿起手上兩個塑膠袋,Jonathan接過了它們,看著眼前的男人,心想他怎麼會知道自己正需要熱巧克力。

 

「謝謝。」他扯了一個笑容,也許是Lui。Lui很懂他。

 

空氣很悶,Jonathan懷疑自己之前為何沒有注意到,有什麼東西在蔓延。這感覺很熟悉,他原本以為他會轉頭就走。但Evan很顯然並沒有打算要走的意思。

 

又是一陣尷尬和沉默。

 

直到Evan揉著自己的後頸,輕輕的嘆了口氣。

「老天阿,」他呢喃著,而Jonathan確定那不是說給自己聽的。「Jonathan,我......你就當我沒說過吧。」

 

Jonathan當然知道他在指什麼,他抿緊雙唇,握緊手裡的塑膠袋。好不容易放下的緊繃感再度回來。他絕對不會、不可能當它沒發生過。

 

「我們不能在這樣下去了,」Evan說的有點快,他自己也有察覺。所以他深吸口氣,放緩語速後接著說:「這太......痛苦,就只是......讓我們回到之前的樣子。」

 

該死!Jonathan終於想起那在空氣蔓延的感覺在哪裡有過,那天下午。在遊樂場時,他們之間說不清的情緒和──他沒有辦法去形容另一個東西,似乎是曖昧?以及那股焦躁感,就是它們,而現在再度出現了。

 

可是這次不一樣,它們灼燒他的理智,不知到哪來的怒氣就這樣打中了他,Jonathan再也受不了。去他的Vanoss!去他的單戀!他的大腦叫囂著。他是真真實實地渴望著眼前這個男人,那就不需要去管那麼多了。


不是嗎?

 

「Evan,你知道嗎?」Jonathan把袋子放下,迅速跨步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去他的沒發生過。」他抓著對方的領子,毫不猶豫的吻了上去。Evan頓了下,立刻開始回應這個吻。

 

當他們分開,都有點喘。但還是將他們額頭靠在一起,擁抱對方,把熱度困在他們之間。他們沉溺於這樣的靜默之中。

 

「所以?」

「也許我們可以繼續之前沒完成的其他約會。」Jonathan笑了,發自於內心的。

 

「當然,這只是其中之一。」Evan也跟著笑了,轉而牽起他的手。接著,他們去散步,在無人的大街上漫遊,月光柔和地照在他們身上。享受這簡單的時光,討論他們下一次出去的地方,才把Jonathan送回家。在分別前,Evan親了下他的額頭,然後上車離開。

 

進家門後Jonathan突然想到被他遺忘在門口的塑膠袋。他立刻把它拿進屋,原本溫熱的可可成了冰的,他還是喝了一口。冰涼的液體滑過喉嚨,可是他依舊感覺到溫暖。他不自覺地笑了出來。

 

 

TBC.


說好努力不坑!!!!!我沒坑!!!(灑土

评论(2)
热度(24)

© Cha Y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