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inho}Beating Heart 01.測試

特殊種族學園AU.哨兵嚮導. OOC有


原作:The Maze Runner 移動迷宮



CP:Minho/Thomas




在Thomas蛻變後過了一個禮拜。

令他訝異的不是他們學校有收異變生,而是他在這讀了至少一年,卻完全不知道學校有這機制。而且,他也沒看過有任何一個異變生在校園裡走動,通常他都是聽到流言說他們轉學或是搬家。Thomas平常並沒有太過去關注。


然而,不用多久這個疑問就被解決了。

Thomas不得不說W.I.C.K.E.D校園真的非常大。就一般人來說,他們會在A.B.C棟的大樓活動,也就是在西北方向。但是,異變生的教學大樓D棟以及E棟宿舍卻是位於東南方。而這兩者之間甚至隔了一座花園,裡面還有高大的樹木。使得那看起來有點像是森林。花園到了夜晚,茂密的樹葉會蓋住光線,這時那兒看起來烏漆嘛黑,陰森森,感覺隨時都有怪獸會跑出來的樣子。一般人是不會想去冒險的,除非必要才有可能過去。而且是要逼到不得不去的那種程度。


Thomas回到學校的第二天就被告知要搬到E棟宿舍,同時也被告知一個禮拜後要做能力測試。他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恐懼,找了Teresa來陪伴才勉強的度過那花園。同時,他也有了個新室友──Chuck。


Chuck是他這幾天看過最小的異變者,才12歲。長得白白胖胖,有一頭褐色捲髮。Thomas不知道他有什麼能力,Chuck沒有跟他說過。也許只要他問出口Chuck就會回答他,但Thomas也不打算過問。

更何況他連自己的能力是什麼都還不知道,他的能力測試明天才會開始。而在這之前Thomas因為好奇心的驅使下,去看了學校的網站。


++++


以能力性質來分成三大班,分別是超人類、血族、獸族。


超人類基本上跟一般人不會有太大差異,只是多了些特殊能力,只要學會控制就不會有太大問題。


血族也是一樣的,除了他們必須一個月飲用一次血,如果不用就有可能飢餓過度而死亡。而且他們的能力就像是遊戲中的魔法師。血,就像是他們的MP值,當耗損過多時他們也需要血液來補回他們的損傷。


獸族,各項能力都相當高,外貌有時候會改變。隨著能變化的物種,能力也有所不同。例如,如果那人可以變成獵豹,那他就會有獵豹的能力,就算是人型也可能跑得比一般人快上幾十倍甚至幾百倍。


就這樣單看,Thomas非常希望自己是超人類。這樣就不會有過多的改變、過多的麻煩。


然而,他最擔心的並不是種族問題,而是網頁下方寫的哨兵嚮導屬性。這屬性很明顯就是一定要有另一個自己能夠信任的哨兵或嚮導才能配組,因為兩人的生命是連結在一起的。一方死亡,另一個有可能會因為失去對方而崩潰。

重點是,哨兵嚮導是不可能不配組的,他們需要對方的能力來保護自己,同時也必須自己的把生命交給對方。

可以慶幸的是,不一定每個人都會有這屬性,只有非常少數人才有這能力。Thomas打從心裡嘆了口氣,祈禱自己不會再中獎。


但,凡事不會盡人如意。總是這樣的不是嗎?


++++


Thomas走進一間房裡,純白樸素的牆面,中間放了一張鐵桌和兩張椅子。宛如一間冰冷牢房,令人不寒而慄。

跟在他身後的測試員走到他前面,指著椅子要他坐下。Thomas照做,對方也在他正對面的椅子坐下。

「嘿,放鬆。我是Mary,你的測試官。直接叫我Mary就好。」她說,露出輕柔的微笑。讓Thomas聯想到他的母親,溫暖的笑容、微捲的咖啡色頭髮以及親切的面容。


「好。」他不得不說Mary確實有效的讓他沒那麼緊繃了,他試著對她露出笑容。

「很好,我們可以先問一些問題,再來看你的能力是什麼。」她俏皮的對Thomas眨了眨眼,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個資料夾,翻開第一頁就是Thomas的個人資料。Mary翻了兩頁,抽出一張表單,又再包裡拿出一隻筆。當一切準備就緒後,她開口問:

「好,你是什麼時候開始蛻變的?」

「四月三號。」

Mary快速的在單子上寫了東西,接著問下一個問題。


問題就這樣一個接一個的問下去,Thomas也如實回答。在這宛如牢房班的房間裡時間似乎過得很緩慢,他依舊不安的瞄了一眼牆上的的時間。進到這房間也才不過十五分鐘,他卻感覺像是過了一兩個小時那麼久。

當她問到最後一個問題時,Thomas在心裡大大的鬆了口氣。

「最後一個問題,最近身體還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嗎?」

Thomas想了下。其實,也不能算是完全沒有。在蛻變過後,他腦內好像多了個人似的,時不時就會有雜音在腦中迴盪。那雜音,與其說它是雜音,不如說是低語聲。細小的,內容不一定,但它就像是其他人的心聲直接傳到他的腦子。

它發作的時間非常不一定,不過最近那聲音不再來打擾他,頭也不痛了。Thomas沒有刻意隱瞞,他原本想跟Teresa或是Chuck說。只是既然雜音都漸漸消失了,他何必多想?

於是,他也跟Mary回答:「沒有。」


Mary起身。「那我們去做測試吧。」

他們走進了另一間房間,跟前一個房間給人的感覺是一樣的,只是有邊的牆是一大片玻璃。Thomas相信玻璃對面能夠完全看清這裡發生的任何事情,而這裡卻看不到那裏的東西或人,這讓他有種自己正在被監視的感覺。中間有台大型機器,Mary讓他躺進去。

Thomas發現有種煩躁感開始在他胸口蔓延,他咬了咬下嘴唇,把那感覺掩蓋住。他深吸口氣,脫下鞋子,躺入機器中。

他看向Mary,她不知何時手上多了一個針筒,Thomas向她投注疑問的眼神。Mary立刻了解他的疑問,笑了笑「這是一般的維他命,放心。」

Thomas只是半信半疑地點頭,看著針頭扎入他的皮膚,透明液體慢慢注入體內。打完針後,Mary收拾東西步出房間。接著她的聲音透過廣播器傳來「準備好了嗎?Thomas。」


他點點頭,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Mary就在那玻璃後看著。他被推入機器之中,過不了多久他感覺視線有點模糊,意識正快速離他而去。『她說謊。』這是Thomas進到沉睡之前想的最後一句話。


++++


Thomas睜開雙眼有些無法適應光線,眼睛有點刺痛,他瞇起雙眼想看清女人的面容。她似乎正在跟他講話,但他只聽見模糊的雜音。他多眨了幾下眼睛。

終於,視線開始對焦,雜音變得清晰。


「Thomas,你還好嗎?」Mary的聲音在身旁響起,他咳了幾下,坐起身。回應「不太好,頭有點痛。」其實不只一點,而是非常痛。那就像是有人剛才拿鐵槌敲他的頭,Thomas覺得他的頭快要裂開了。


Mary遞給他一杯水。「這是正常現象。有沒有其它不舒服的地方?」

「沒有......」Thomas頓了下喝口水,接著直直看向她「妳為什麼說謊?」

Mary苦笑「不這樣說的話,你會打嗎?」


Thomas盯著她看,她說的沒錯。他決定給她一個機會,去試著相信她「那剛才的東西是?」

「鎮定劑。簡單來說就是讓你想睡覺。」

後面那句話是多餘的。Thomas想,畢竟他剛體驗過。而且他認為Mary沒有說出實話,Thomas的直覺告訴他透明液體一定不是鎮靜劑。

「好吧......」Thomas抿了抿嘴,眉頭輕輕皺起。雖然他不相信她的話,可他還是妥協了,沒有必要繼續追問下去。至少對方應該是有原因才說謊的,也許是學校不讓她說,不管怎樣。這不能怪她。

他光著腳踏上地板,冰涼的寒意立刻從腳底蔓延,直接傳入大腦,他覺得自己瞬間清醒許多。Thomas拿起放在旁邊的鞋子,開始套上。


「我們等等要做什麼?」

「問幾個問題。」Mary拿出在先前看到的那資料夾,抽出了另一張表單。

「很簡單的問題。」她說。


「你剛剛睡著時看見了什麼?越詳細越好。」



=====


Thomas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個草地上。天空高掛著明月。

他站起身,環視周圍。這裡似乎是一個空間中的林地,高聳的石牆圍繞四周。


迷宮幽地。


不知為何Thomas知道這裡是迷宮幽地。他的腦子突然憑空跑出這個詞,就像他本來就該知道。可是他從小到大的記憶中並沒有來過這裡的記憶,但他就是知道。而這裡確實透著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Thomas開始到處走動,發現有個地方閃著橘紅的光芒。他往有一絲絲溫暖光線的空地走去。他看見正在燃燒的營火,劈啪聲作響,一縷縷白煙向上飄散。有個女人坐在旁邊的木頭上,一隻身上有白色小點的梅花鹿依偎在她腳邊。

她穿著深藍的晚禮服,上頭用細小的鑽石妝點,感覺就像是夜空中的繁星。她直直盯著營火,似乎沒有發現他。Thomas慢慢的往她走過去。


在距離十步時,她終於注意到Thomas。女人看了他一下,站起身。然後朝他露出燦爛的笑容。Thomas這時才看清她的容貌,黑髮長及腰間,長相是一般的女孩。唯一醒目的是她那鮮艷而透徹的紅色雙眼。在火光照耀下顯得更加生動閃亮。


Thomas嚥下口沫「妳是誰?」。女人只是嘴角勾出完美的弧度,沒有回答。她拍拍身旁的那隻鹿。鹿乖巧地蹭了蹭她,之後向Thomas走過來。也稍微往他蹭了下,直接在他身邊趴下。

Thomas眨了眨眼,正打算問那女人這是什麼意思時,她已經走到了石牆門口前,步入了迷宮。他瞪大雙眼,追上去。但是來不及了,石門開始往中間靠攏,石頭磨擦地板發出巨大的轟隆聲,鼓噪著Thomas的耳膜。


他奔跑著,感受心臟快速跳動,呼吸愈來愈沉重,完全專注在那女人的身影。「不!」Thomas大喊。汗水從他額頭滑下。

在門關上的那一刻,Thomas看到了她回頭,鮮紅的雙眼映照出自己的身影。

最後,他看到。

有一名少年也在迷宮中,就在女人的身旁。


對著他,露出了微笑。





TBC.




________

抱歉呢~這篇拖了很久才PO..(其實打好有段時間了.....((遭踹

一放寒假就冷到不能動呢www

各位記得穿暖一點喔~


推歌~


"Just A Dream" by Nelly - Sam Tsui & Christina Grimmie



Open my eyes, it was only just a dream.

張開雙眼 才發現一切都是夢


So I travel back, down that road .Will she come back? No one knows.

遠遊回來 站在路上 你會回來嗎 沒人能告訴我


I realize, it was only just a dream.

我發現 這一切不過是場夢


翻譯:LilythChen


评论(2)
热度(19)
  1. 诸葛子瑜Cha Yor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hominho的地图室

© Cha Yo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