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OVanoss}We're carzy(哨兵嚮導.D/S設定 NC-17 成人級)

殺手AU.哨兵嚮導.D/S

可能OOC.


CP:Vanoss(Evan) / Jonathan(H2O Delirious)

        { 哨兵 Sub  /   嚮導 Dom  }


        P.S 不是每個人都有屬性,沒有心靈嚮導


_____



Evan不曾認為服從是他的天性,直到15歲該死的覺醒。


他是一名Sub


同時也是一位哨兵。


這很少見,通常如果是哨兵,幾乎就一定是名Dom。他偏偏成了Sub。


但由於他的職業以及哨兵屬性,並沒有多少人能知道他是Sub。就連他的朋友們也不知道,Evan沒有刻意隱瞞他們。只是他會習慣隱藏Sub的本性,利用哨兵異於常人的戰鬥能力來防衛自己。他們頂多以為他沒有D/S方面的屬性,根本沒有人會懷疑他是Sub。


對了,還有他的職業。

他是殺手,所有人都叫他Vanoss。

Evan總是帶著貓頭鷹面具,那成了他的經典象徵。他以迅速、精確擊殺出名,不過通常會副帶一些華麗的爆炸效果,造成軒然大波。事實上,那根本不是他的問題。而是他的搭檔──H2O Delirious。


H2O Delirious。Jonathan,也可以這樣叫他。

人如其名,和Vanoss相反。他的攻擊是大範圍,瘋狂、快速地把對方掃除。戴著德州電鋸殺人魔的面具。如果說Vanoss是無聲精確把目標除去,不留餘地。那麼Delirious就是直接站在對方面前,拿起他的匕首,讓對方親身體驗恐懼。


Jonathan是少數知道Evan是Sub的人。因為他是他的嚮導,同時也是他的......


Dom


沒有人知道他們已經結合。

他們持續這個關係其實已經快滿一年,很神奇的,完全沒有人懷疑他們之間有什麼。如同他們不會懷疑Evan是Sub。對他們來說,Evan感覺起來就像是會找一個正常、冷靜的嚮導。而不是像Jonathan那麼不顧自身安全、時常跟著哨兵出生入死,每一次都是帶頭衝進戰場的那一個。


當然,這很危險。對哨兵或是嚮導都一樣。他們兩人也為此吵過不下十次以上的架。最後以組成搭檔為結果,然後......

就是現在這樣。


=====


碰──

又一聲巨響響徹雲霄,火焰將東方的夜空照成一片火紅。又一間地下工廠毀於一旦。


他們最近被指派名為"清除老鼠"的任務,顧名思義。就是把一些黑吃黑的地下攤販給弄垮。這對他們來說並不困難,只要給他們足夠的C4。Evan有辦法在十分鐘內在八層樓的每一根柱子裝上炸彈,加上Jonathan不斷用嚮導能力去攻擊一些力量較強的人,那些人大多是哨兵。沒有和嚮導結合的那種。Jonathan可以很輕鬆就擊潰他們的屏障*,入侵他們的心靈圖層,把他們最深的恐懼展現在眼前。


Jonathan對這個把戲總是樂此不疲,看到敵人因畏懼而扭曲的表情,甚至逃跑。那些行為反應,會讓他有種快感。他從來沒跟Evan說過,害怕對方會因此厭惡自己,同時在內心慶幸,才是能讀取他人心思的那一個。


不過,看來Jonathan忘了一件事。


他們的情緒是相通的,Evan早知道這件事,他可以體驗到Jonathan是懷抱著興奮無比的心情去把敵人做掉。Evan當然不在乎這件事,他習慣了。或者該說,Evan喜歡這樣子的他,瘋狂、無憂無慮,覺得一切都很開心的他。



即使是面對殺人這件事。


______

這邊是肉~

http://darera2000.pixnet.net/blog/post/390029767-%7BH2OVANOSS%7DWe're%20carzy(NC-17%20%E6%88%90%E4%BA%BA%E7%B4%9A)

______


當他們又過了一個夜晚,每一次都是這樣。不需要顧忌,只需要確定對方是屬於自己的,就如此簡單。


在訓練場裡,Lui和Evan正在練習對打,一場兩個哨兵之間的較勁。而他們的嚮導正在其他房間裡練習槍擊訓練。過了一會,那兩個人便放下手中的槍枝,走到一旁看著兩位哨兵進行訓練。他們身穿背心,手臂上精實的肌肉裸露於外頭,汗水隨著動作,滴落於地板上。

Evan成功展現出平常人所沒有的速度,晃到對方後面,直接來上一個踢擊的動作。Lui顯然也不是省油的燈,用手臂去擋住攻擊,立刻轉身往敵人腹部就是一拳,Evan迅速閃躲。他們就這樣一來一往,攻擊和防守不斷交替,誰也不讓誰。


過了二十分鐘後,場上的兩人顯得疲憊。「好了,今天就到這吧。」Nogla說道,兩位哨兵同時停下,走到場外。打開瓶裝水就是一陣猛灌,直到裡頭只剩三分之一不到的白開水才停下。

「你又進步了,Evan。」Lui順手抹去額頭上的汗水,坐在木椅上。Evan坐在他旁邊,拿起放在一旁的兩條毛巾,遞了一條給Lui。他用另一條毛巾擦去臉上的水滴。「不,我還差得遠。」


「對了,我怎麼不知道你有個嚮導?而且還是個夠狠的嚮導。」Lui笑著比了比他的肩膀。他立刻意會,看了下那在明顯不過的痕跡。Evan笑著說「嘛,這只是被動物咬的。」他說著,起身走到對面,勾住正要往他們這邊過來的Jonathan便瀟灑的走了。


Lui看著他們,挑挑眉。Nogla走到他面前。「怎麼了嗎?」


「不,沒事。只是剛剛知道了一些有趣的東西。」Lui露出神秘地笑容,把毛巾披在肩膀上,走出訓練室。


而Nogla還呆在原地,滿臉問號地看著Lui遠去的身影。


「難道Evan和Jonathan有什麼問題嗎?」


Fin.


我真的很喜歡玩逆,

人家都是Dom攻Sub(我看到的),

我偏要玩Sub攻Dom,

只是想寫Del的另一種感覺~

啊啊啊啊Sub攻Dom有種女王受的感覺阿//////

是說第一次寫他們的肉肉~給點評論吧////

還有

痞客邦觀看人數破千了(灑花~((這就當作是慶祝吧!


评论(3)
热度(41)

© Cha Yor | Powered by LOFTER